五五小说 > 长恨缘歌 > 第142章

第142章

  见着香兰一脸的心虚模样,不敢言语得意样子,长宁的语气淡淡的,“路上有些事,耽搁了,”似是要让元容可以放心。

  “元容姐姐不必担心,公主同我这不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吗?”香兰一脸俏皮。

  元容仔细的瞧着眼前的长宁的神情脸色,确认并无什么不妥之后,才低着头,搭着双手,似是喃喃自语,“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,”她是真的怕,公主出了什么事情。

  想起那一年,公主那副快要疯了的模样,真的是后怕。

  “公主可是要现在就用晚膳,”元容刚开口,打算吩咐底下的人去准备膳食的时候,就看见长宁摆了摆手,“不必了,我有些累了,先回屋休息了,”挣开了香兰的搀扶,然后顾自一个人往寝殿内走去。

  “公主,”元容欲言又止,看着长宁略显萧条的背影,终究还是没能惹下心,喊住她。

  见长宁走远了,元容才转身问道香兰,“香兰,今日你同着公主去了何处?”

  香兰吞吞吐吐的,说不利落,“就去了城外的小湖边,看了看景,然后我们就回来了,”最后还是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,“哦,对了,在回程的途中,路过一个叫聚仙居的地方,有人在那办了个文人阁,公主好奇,下马车瞧了一会,”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说了便说了吧,元容姐姐同公主那么要好,公主自然是不会怪罪自己的。

  “聚仙居?”元容挑了挑眉。

  “是啊,听说是刚被盘下来的地处,可是热闹了,”香兰想起刚才看到的场景,确实是热闹非凡,热闹的让人觉着嘈杂。

  “是吗?”元容若有所思,“你们可有进去?”

  香兰摇了摇头,“本来是要进去的,后来也没进去,公主觉得人太多了,便在门口逗留了一会,就走了,然后我们就回府了,并无其他的,”见香兰一副什么都说了的模样,元容也是一脸的无奈,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,“公主今日,没有去凌府吗?”

  “凌府?”香兰听到元容提起凌府,倒是一脸的疑惑,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,又问了一遍,“是南街被废弃许久的凌家府邸吗?”

  “公主为何要去此处?”香兰如此问道。

  想来今日,她们并没有去凌家府邸,不知道为何,元容听到这个答案后,脸上有片刻的失落与失望。元容想从香兰的口中听到什么答案,怕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了吧。

  香兰看着元容有些异样的脸色,拉着元容的胳膊,说着,“元容姐姐,你是不是太过担心了,公主又不是小孩子了,也不是第一次出府了,你又何必如此紧张呢?”香兰也觉得奇怪,往日虽然元容对公主可谓是事事上心,样样体贴,可今日也太奇怪了一点吧,只是出个府而已,怎的要问上这许许多多的话来。

  “你不明白,今日与往日不同,”元容任由香兰挽着自己的胳膊,眼睛望着长宁方才离开的地方,不知道是在望些什么东西。最后,拂开了香兰抓着自己胳膊的手,“算了,你是不会明白的,”也打算离开了,却被身后的总是一脸无辜,没心没肺的香兰给喊住了,“虽说凌家少将军曾经同公主有过一纸婚约,可不过是大家年少时的玩笑话,也早已不作数了,凌府在凌家决定起兵zào fǎn的那一日便没有了,再也不存在这个世间了,公主亦没有放在心上,元容姐姐日后还是不要总是提起的好,免得大家都不愉快,”香兰这一番言语,倒是出人意料,却不得不感慨,她看的很深。

  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公主府能在那样大的变动中,独善其身,保全自己,实属不易,更何况,长宁王府还住着一个小王爷,需要公主去守护,去庇佑,实在是不敢轻易出了差错,不然当真是万念俱灰,彻底入了无间地狱了。

  “但愿如此,”可元容并不会将她说的话作数。

  多年前,太子以谋逆罪牵连入狱,太子府一干人等尽数圈禁,无一幸免。第二日,凌将军连夜带兵出城,前往漠北平定叛乱,凌少将军亦一同前往,甚至来不及告别。

  多年来,漠北捷报连连,这一日,本该是凌将军带兵回城的日子,却成了少将军的忌日,凌氏一族,拥兵自重,企图叛国zào fǎn,拥立太子为帝,被视作乱臣贼子,满门抄斩。

  凌家大军,尸骨无存,永远掩在了漠北风沙中。

  废太子亦被问斩,太子府上下所有人口,相干人等,孩童妇孺,尽数被杀,血流成了河。

  在那一日,咱们的陛下把能杀的人都杀光了,就连他最爱的女人,也自尽于上阳宫,再没有睁开她好看的眉眼同她倾国倾城的容颜。

  如今,剩下的那些,都是顶着明白装糊涂的聪明人。

  可元容绝不会轻易忘怀,亦不会就此罢休。

  元容端着晚膳,站在公主的寝殿门口,手死死的握着托盘,面目狰狞,最后还是放松了下来,缓和了神色,敲了敲门,

  “公主,该用膳了,”

  没有听到回答声,元容也只是以为长宁是睡着了,便推门而入。

  “公主,奴婢进来了,”

  果然,元容一进来,就看到长宁侧身躺在床上,该是睡着了。

  长宁近年来特别好静,跟从前爱闹腾的样子是一点也不相像,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,整日里的也不太爱说话,一有空闲,除了睡觉便是睡觉了。

  许是年岁渐长了,总是沉稳懂事了几番了。

  “公主?”元容把晚膳放在桌上,对着躺在床上的长宁喊了一声,还是没有反应。

  于是元容上前了几步,想要叫醒长宁,却发现她有些不太对劲,此时的长宁躺在床上,面色苍白,满头大汗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

  “公主!”元容伸出手一摸她的额头,滚烫滚烫的,确实是吓坏了,刚刚还是好好的一个人,才这么一会功夫,就发起了这么严重的烧,元容赶紧喊人过来,“来人,快去请大夫来!”

  寝殿外头服侍的人听声赶了进来,见自家公主昏睡不醒,元容又一脸的紧张担忧,也是心急如焚,“是,奴婢马上就去!”然后又马上出去请大夫去了。

  大夫来的很快,把了脉,表示只是吹了风,加上身体比较虚,导致的寻常的发烧,并没什么大的要紧。喝上几服药,养上几日,便会康复痊愈了的,然后便由下人带着一同去抓了药,好生送出府去了。

  “长宁,”

  “长宁,”

  迷迷糊糊中,长宁一直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,依然是那一片湖水与那一片天空,他的声音很熟悉,可长宁却始终看不到他的脸,也追不到他的身影,长宁不愿去想,那个人到底是谁?

  因为长宁害怕,一旦想起,便再也放不下了,会一直一直在心里生根发芽,再也拔不掉,长宁不愿让自己那般痛苦,长宁只愿自己做个无情无义,寡情薄意之人,这样便再也去无人叨扰她的清静。

  可梦里的人却始终不肯放过她,始终不肯,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她的名字,一声又一声的“长宁”,熟悉又陌生。

  “你是谁?你到底是谁?!”长宁忍不住大喊,忍不住跑过去,忍不住伸出手去抓。

  湖水一下子便成了干涸,长宁站在一片沙漠里,风沙很大,刮得长宁的脸有些生疼,也睁不开眼睛。

  “长宁,你不认得我了吗?”熟悉的声音一直在耳畔回荡,不肯离去。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,对着她还是那么的温柔,这份柔情,他只给了她一个人,因为他说过,他是真的将她放在了心里,可到底,她还是比不上他心中所要的长宁,他终究是背弃了她!

  “你当真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吗?”这声音里传来失望,又透着绝望,传入长宁的耳朵里,就连呼吸声都近在眼前。

  “你是谁!我不认识你!不认识...”

  长宁蹲在地上,双手环着肩,哆嗦着身子,显得既无助又弱小。

  “长宁,你看看我,这张脸,你可熟悉?”可那个声音还是不打算放过她,放过她的安宁。

  长宁贪恋眼前的这个人,也贪恋他给过的温暖,终是在漫天风沙里睁开了双眼,看着眼前的人,长宁红了双眼。

  熟悉的脸庞,熟悉的眉眼,望着她的时候,还是那般的深情,长宁多想就这样在他的眼神里,一辈子被他看在眼里,抱在怀中,捧在心底,可惜...

  “你还活着?”

  她爱着他呀!她深深的爱着他呀!从未将他从记忆里抹去!又怎么会不记得?!不熟悉?!

  可下一秒,长宁便打破了方才的怀念,打破了她的幻觉,“不!他死了,你不是他,不是他!”站了起来,连连后退,似是看见了什么魔鬼一般,“他背弃了哥哥!背弃了我!”

  他背弃了哥哥,他亦背弃了她,辜负了哥哥的信任,亦是辜负了她的情意,他害死了哥哥,害死了哥哥...亦是杀死了从前那个美好的长宁。

  “长宁!”眼前的男子,皱着眉头,望向长宁的眼神里,满满的心疼,他好想抱抱她,好想告诉她,他一直在这里等着她,从没有忘记过她。

  可手还没来得及伸出,便被长宁躲开了,“不要碰我!”

  长宁望着他的眼睛里,不复往日的情深,只有满心的恨意和怨怼,“是你抛下了我!背弃了誓言!是你让我受尽折磨,受尽凌辱!”

  几近疯狂的撕喊,惹人心疼,亦让人心碎!

  长宁一直往后退,想要拼命的逃离,她无法面对他,亦是无法面对自己,直到逃无可逃,退无可退,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心一意念着的人,会有一日,自己害怕看到他,害怕面对他,害怕他靠近她。

  “不要靠近我!不要过来!不要过来......”长宁蹲在地上,任风沙吹打着自己显得淡薄的身子,喃喃自语,最后声音越来越小,可她的哭泣声,是那样长,那样长的哭泣声,声声入耳。

  “长宁......”他亦是不忍心。

  突然长宁踩着的沙漠四周变成了一片湖泊,将他们两个相隔了开来,下一秒,长宁便掉入了水底下,湖水深不见底,让她的身子越来越往下沉,渐渐的没过了她的整个周身,眼前的人试图抓住她,伸出手却怎么都抓不住长宁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往下沉去。

  “凌云!我恨你!”

  “长宁!”

  除了喊她的名字,他再也说不出话了,直到自己也被风沙给彻底掩埋,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。

  她同他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了,再也不能相遇,又何谈是要厮守终生!

  而另一边,聚仙居的二楼小阁楼处,一个年轻书生正坐在软垫上,静静的看着底下,人来人往,热闹祥和。

  这座渝都城,繁华显赫,与别的地方就是不一样,处处都在吸引着人,把控着人,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情,干着那些肮脏的勾当,为了生活,亦是为了生存。

  “她如何?”见有人进来,嘴角一扯,笑了一声,还顺带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玉佩,温玉暖心。

  进来的人便是方才被召进公主府看病问诊的大夫,东辛。

  见了安然坐在位子上的人,东辛请了个安,行了个礼,恭敬的回道,“只是轻微的发烧,人有些昏昏沉沉的,不过并无大碍,睡个几日,便可无恙。”

  “发烧?”那人的眉头轻佻,似是有些意外。

  “是的,发了烧,”东辛点了点头。

  是的,发了烧,不是人为,是真的发了烧,而且并没有东辛说的那般,并无什么大碍,长宁的身体,是坏到了极致,十分的虚弱。

  坐着的人突然转过了头来,看着身后的东辛,眼神像是要把人给看穿了,东辛被看的有些发毛,只能一味的低着头,也不敢多说话,亦是不敢轻易离开。

  过了一会,他才罢休,又重新转过了头去,看着底下的人声鼎沸,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,“你在她的药里下了东西?”看似漫不经心的询问,却让人害怕。

  东辛闻言连忙跪了下来,“先生,”此时早已是满头大汗,冷汗直流。

  他怎么会知道?就连公主府抓药的人都未察觉,他又怎么会知道?

  “先生恕罪,”东辛将头埋的越来越低下,整个人伏在那人的眼前。

  东辛口中的先生,便是聚仙居的新主人,那个被人口耳相传,奉为神人的南宫瑾。

  此时的南宫瑾微微的皱起了眉头,并没有看向东辛,只是顾着把玩着手中的那枚玉佩。

  从侧面看过去,他的长相很清秀,是很典型的书生相,温文尔雅,算不得十分的出众,却带着较之常人的一份坚毅与冷冽,又像是饱含久经风沙的沧桑,聚在眉心,散之不去。

  东辛见他没有转过头,也没有别的反应,接着开口解释道,“属下,属下只是想让长宁公主吃些苦头,属下心中有数,自有分寸,那药并不会伤害公主的身子,”

  是的,他只是想让长宁吃点苦头,只是想让她吃点苦头。

  他的确是往长宁的药里多加了一味东西,是有迷魂的作用,但更多的是能让人出现幻觉,如今长宁因为发了高烧,人昏昏沉沉的,大都数时间都在睡着,这最多也只是让她在梦里睡不安稳罢了。东辛行医多年,医术虽然不是顶尖,可也算是高深,下的分量很轻,也把控的很好,常人根本难以察觉,就算是察觉到了,只会当着是普通的ān mián yào粉,减轻长宁的痛苦罢了,并不会多加怀疑,更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来。

  但他确实没有想到自家先生会知晓,也没有想到南宫瑾会当场质问他。

  南宫瑾听了东辛的话突然就生起了气来,“分寸?”

  握着手中的玉佩,手上青筋尽起,可以看到的很明显,他是真的动了怒,“你心中揣着的是什么分寸!”

  不光是东辛,站在身侧的一干人等,谁也没有想到他家先生,为何会动这样大的怒!只是为了素未蒙面的一个公主?为了一点不关痛痒的药?

  这些年,他们跟着先生在黑暗里活着,摸索着,爬行着,见惯了血腥与肮脏,用尽了手段,耗光了阴谋,这些对他们这样的人而言,早已算不得什么,他家先生也一直云淡风轻,沾着血腥的手早已脏了心,变得不干净了。

  南宫瑾继续开口说道,“长宁公主是陛下最疼爱的女儿,是渝都第一公主,在经历了废太子,凌氏一族之事后,亦能保全自身,荣宠万千,公主府何等荣耀又戒备森严,一旦被发现,惹人怀疑,牵连的不止是你一个人!”
  http://www.xs855.com/novel/changhenyuange/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xs855.com。五五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xs855.com